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悠远的锣声……  

2010-09-28 18:24:30|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当,当当……一串清亮的锣声从记忆的深处传来,踏着锣声走来的,还有一对年老的夫妻。走在前面的是妻,瘦小的身材,象一根细细的芦苇,旧蓝布大襟褂和黑平布鞋则象败色的芦叶裹在身上。她的脚上穿着一双补缀过的黄力士鞋,右肩斜挎一柄装入黑囊的雨伞,以防天雨不测。身后,便是她的丈夫,一位瞽目地算命先生。与妻相比,他的身材倒显的高大;短发花白;头因身体的前探而微微上仰,一副无语叩问上天的样子。虽瞽目,眼睛却大,两颗眼珠吊上去,露一线无神的瞳孔,两片眼白犹如上了彤云的冬日的天空,浑浊而茫然。他右手扶着妻的左肩,左手侧掌拿捏着一只特制的小巧的铜锣,铜锤轻击锣面,便奏出清亮悦耳的“当当”声,闻者便知是算命先生来了。

童年时,只要一听到锣声,我们这些孩子便追逐而去。女老人一见到我们,慈眉善目地脸上就漾动着一种母性天然的微笑,但从不说什么,一个字也不说。这时有人喊一声:喂。算命的,到这里来算命啰。女老人就循声将丈夫牵引过去。那算命的人已从家里搬出两张竹椅给俩人坐。女老人先将丈夫安顿好,自己才坐下歇歇脚。算命先生请对方报上生辰八字,然后口中低而快的念动着什么,左手五指相应的捏掐,那吊上去的眼睛就显出殚精竭虑的神态来。忽的,唇止指停,算命先生嗯了一声,喉咙里抽出沙哑的话来:照你这个命看,如何如何如何。命,就这样算开了。我们这些孩子也不懂所谓的“命”为何物,只蹲在旁边听热闹,并渐渐觉的这位瞎子是个很能耐的人物,因为他说的话使被算的人忽喜忽忧,诺诺唯唯,如同一个被操控的木偶一般。便想,他一定是通了神的,难怪他的眼睛是朝天上吊着的,正应了那句“异人自有异象”的话。就连他身边瘦小的妻,在我们童稚的眼里也变的神秘起来,以后再见到他们,便生了几多敬畏。

有时也生出颇为荒诞的想法:他既然能给别人算出命的好坏,为什么就不为自己算一个好命呢?有了好命,就不用这样四处奔波,干这种幸苦的营生了。问大人,大人回答的很圆滑:他的命,就是注定给别人算命嘛。

    后来才知道,这对老夫妻是离我们小镇不远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夫瞽目,妻哑巴,无儿无女,相依为命,算命为生。现在再回忆起他们的时候,眼前就浮现出那双身影,仍是妻在前,夫扶肩其后,走数步,敲几锣,当当,当当……音韵还是那么清亮悦耳,他们的身躯显然已经不胜岁月的重荷而委顿、而蹒跚,随着锣声且行且远——而我的心头却蓦的一热,仿佛突破的地泉,冲起一柱激越的亮丽:其实,这对不幸的老人,不就是一把被命运之神特制的铜锣吗?一个是铜锤,一个是锣面,以活生生的自身经历为实例,以当当当当的清音为语言,在世人思想观念日益变异的今天,行走于千家万户,推算因果,演说命运,见证天道……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