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遥祭外婆  

2010-09-17 12:42:17|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翻动日历,在四月五日停住,轻轻的说: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说完,便对远方幽幽的望去。窗外,缥缈着早春的烟雨。母亲没有说第二句话,但我分明听到有一种声音,从她的心灵发出,象一只怀巢的云燕,朝着一处心之所系的方向,穿雨而去……外婆,我九泉之下的外婆啊,快张开您温暖的手掌,迎候它吧!

在泪花朦胧中,外婆,我又看到了15年前的您。那年正月,母亲带着我和两个姐姐,回了趟江北老家。那是我第二次见到您。第一次是在襁褓里,不知人世。第二次见到您,我已是青涩一少年。而您得知我们来家,早早的就站在门口迎接,还命大舅放了一挂长长的鞭炮。这是一个很隆重的仪式,犹如男婚女嫁,犹如考取大学。您见到我,执意把我抱您烘的小火桶里,就象疼爱着一个小孩,弄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其实,离不开火桶的应该是您,您从年青时就患有坐骨神经痛,到了冬天,只有依赖火的温暖减轻痛苦。那几天晚上睡觉时,我听到您睡意朦胧中的病痛呻吟,象劲厉的寒风,透过厚厚的土墙壁,激荡我们的耳鼓,断断续续,直到天明您起床后才止息。现在我才知道,白天里,病痛其实也没有放过您,只不过白天您的意识是清醒的,用意志力在克制着。这种病魔折磨您几十年,最终夺去了您的生命。

第二天,您命舅母把家里唯一一只老鸭杀了清炖,款待我们。其实这只鸭子是专为您养的,当地郎中说,老鸭清凉,对您的坐骨神经痛有好处。而您却藉口怕肉腥,只喝了半小碗鸭汤,算是尝鲜了。

第四天,我们要回去了。天刚放亮,我们整装待发,您不听劝阻,非要起来送别。当我们在田间小路上走出很长的一段路程,回头看望,您依然还伫立在家门前的那面高坡上,花白的头发被寒风鼓起,仿佛一丛别致的火焰,飘拂摇摆,情意殷然。那一刻,您的形象永远烙印在我的心灵的模版上:清癯的面容;旧蓝布大襟褂罩着内里袖口绽棉的絮袄,臃肿的裹着干瘦的身材;腰间围着一方早已败色的黑布围裙,两只手为避风寒,抄在围裙底下——这是一尊多么质朴而又苍凉的雕像啊,象一树沧桑的老根,一种殷切的期盼,兀立在深厚的故土之上……

忘不了,永远也忘不了那个那个特殊的日子:1992年正月初八。忘不了那个血色的黄昏。我正在看书。母亲在给刚刚睡醒的小外孙穿衣。镇上邮局的江所长投来一份加急电报:“母去世,速回!”。而就在几天前,父母才从老家看望病重的外婆回来。外婆当时神志还是比较清楚,也能食,都以为还能拖延些日月,就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传来噩耗。母亲顿时放声恸哭。我也以面对窗,泪如泉涌。是的,在每个人的心目中,自己的母亲应该是一盏长明之灯,因为所有的生命都需要那无私慈爱光辉的永远照耀!母亲在凄惨的哭声中数诉着外婆苦楚的经历:38岁守寡,尝尽艰辛,把儿女拉扯成人、成家。正当这些年农村日子好过了,又被加重的病痛所折磨,在大舅和小舅合建的新砖瓦房里只住了不到3个月,就抱憾离世……

外婆一生共生了七个孩子,四个死于49年前后的战乱和饥饿年代,只侥幸存活了三人。我母亲是她唯一的女儿,20岁就远嫁江南。外婆思恋女儿,不知黯然流落多少泪水。特别是垂垂老矣,病痛之际,思之尤切。而母亲,由于家事繁琐,更因为病残的我所拖累,多年难得一回,终于在外婆临终时无力呼唤她的名字也没能听到。母亲为此抱憾终身!

外婆,母亲对不起您,外孙我更对不起您。此刻,我以心代身向您跪下,为母亲,也为我自己,向您遥祭叩拜,相信您的亡灵已经看到。

佛说:人活即是受苦,受苦即是偿债。那么,外婆,当您历一生苦难尽宿世业债后,我坚信,您的灵魂一定往生于一个幸福的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