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坐而论“坐”  

2010-08-21 08:48:47|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坐,对于正常人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姿势或一种休息方式。但是,坐,如果成了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终身的姿势,其内涵就演变成了一种人生状态。

当然,人类的人生状态基本是“走着的”,人的很多权利也都是“走”出来的,或者说,只有“走着的”,才享有获取那权利的能力和资格,而“坐着的”相应的就失去了这些〔非绝对〕。本来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这世界上关乎生存、关乎生命的很多重要事情基本是由“走着的”在承担、在营造、在发展,就连“坐着的”实际上也是由“走着的”在养活。可问题是,有些“走着的”就因此而歧视、鄙弃“坐着的”,视之为家庭和社会的百无一用的包袱。

怎么说呢,这种心理如果是一、两个人的,倒也无所谓。如果是多数人、大多数人的,那就成了一个社会问题。谁也不愿背个累赘在身上,这是人情之常。就“坐着的”自己而言,给家人带来如许的拖累和烦忧都觉的过意不去,但亲人之亲,也就体现于这实实在在的承担和不弃。虽然社会不是我们的亲人,但社会是我们生活其中的环境,是我们小家之外的大“家”,所以,这个“家”对我们的态度如何,势必会影响我们的生存。

当然,“坐着的”总是渴望得到“走着的”理解和包容。而所谓的人道精神,我想不应仅仅是物利上的施舍,也应体现在对弱势群体生存权的肯定。事实上,一切事物的存在自有其合理性。事物的存亡消长都是由“理”来决定的。“坐着的”作为人类的一种现象存在,自然也不例外。

那么,“坐着的”合理性是什么呢?

从世间的理来看,是因为人类有着永远不可消灭的疾病和不测的事故。人类自产生以来,就一直在跟与生俱来的困境作斗争,可结果呢?仍像古希腊神话中那个因错而被判罚的西绪弗斯,好不容易把此一次的石球推上了高坡,还没等喘口气,石球又滚落了下来,于是又推……如此循环往复,无有终已。人类的“石球”总是否定人类的意志,看来它只服从一个既定不变的“理”。这个“理”在能力上必是超越于人类,但在认知上却又可以为人类所领悟,否则,人类何以号称万物之灵?何以跻身天、地而为三才之一?

再从形而上学的层次来看。我们中国的道家先圣很早就阐明了一个道理:阴阳是构成宇宙万事万物的两个基本元素,而阴阳之间既对立又统一,于是形成了相生相克的关系,这一关系体现在具体的物象上,就表现为:有正必有邪、有善必有恶、有对必有错、有男必有女、有生必有死、有光明必有黑暗、有幸福必有痛苦、有健康必有疾病……顺理成章,有“走着的”必有“坐着的”。如此看来,这“坐着的”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它是构成“完整”不可缺失的“部分”;是维持“平衡”不可少去的“砝码”。

                               

2

 

当然,存在的合理性并不能就让我们“坐”的多么心安理得。作为一个“坐着的”个体,曾经总有一个困惑,幽灵般,在我的心中徘徊、游荡,挥之不去,那就是:为什么是“我”在“坐”着,而不是“你”或“他〔她〕”?这不是自私的想法,这是对一个“理”的叩问和究诘。

是啊,我为什么就不能成为一个“走着的”?我之所以成为一个“坐着的”,其合理性何在?

我问过医学,中医回答我曰阴阳失调、曰五行乱位、曰气脉淤塞等等等等;西医回答我曰病毒、曰染色体、曰基因等等等等。但实际上它们都是答非所问。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回答的只是我肉体上的问题,如果仅此,我完全能接受。但我问的是“我”。我的肉体就是“我”吗?如果是,那从我身上卸下一条腿试试,看它有没有我的意识和思维?或者将我的眼角膜移植于盲者的眼睛,即使我不愿意,它为什么使别人看到了光明?

所以,“我”肯定是独立肉体的一种客观存在。这种“我”的存在,在道家称之为“元神”;在西方称之为“灵魂”。而肉体只不过是“我”表现在这个三维空间的一个非常精妙的载体:“我”借助大脑表达了思想,借助四肢行动,借助五官实现了对外物的感触。如果“我”息念绝想,大脑就是一片空白,四肢和五官即形同虚设。所以,没有“我”的入住,这个载体就是一副皮囊。这副皮囊,张三不可以入住吗?李四或王五不可以入住吗?可为什么偏偏是一个被命名为杨达的“我”入住其中?

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总不能“坐”的不明不白吧?

谁给我回答?

谁给我回答??

                                

3

 

我给你回答!

一个声音响彻心宇,放射万道光芒,扫荡茫茫迷雾,在我眼前化成“佛法”二字。

佛法云:你,及一切众生之苦厄,皆因生生世世于无明之中造下的罪业所致。(非佛法原文,取其要义)。

那一刻,我竟无条件的信服不疑,仿佛冥冥之中早就求之不得的答案,无需什么推理,何必什么论证,这是一道直指灵魂的启示,更是一种统摄万类的真知。不指灵魂,我何以震撼?不摄万类,那万古如一的信仰之路,何以百折不废,生死相继?

当然,我又听到了一些科学“卫士”在一旁发出的耻笑:迷信的可怜虫!连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也相信,真是愚蠢之极!

可是,人眼看不到、人手摸不着的就真的不能相信?请问,在显微镜发明以前,有人说你手上有蠕动的细菌,说你身体细胞以下是分子、原子、质子等微观粒子,你因看不见摸不着而打了他,后来显微镜又证实了他是对的,你怎么说?如果你说,那是科学证实了的,那么请问,爱因斯坦可以算是现代科学的代言人了吧?而他却说:有些人认为宗教不合乎科学道理,我是一个研究科学的人,我深切的知道,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而不能证明某种物体的不存在。所以,爱因斯坦最终走向了《圣经》。

毕竟科学不能自诩万能,否则它的理论何以不断的推翻与重建?而佛法却是永恒不易的。科学只能是认知世界的方式之一,但绝不是全部。佛法之理,如果同人的观念一起看齐,那佛法的博大精深如何说起?佛法的慈悲威严势必黯然失色。甚至,连我们与生俱来的信仰之念、感悟之心也就失去了本源。

所以,我相信,在前生的某世,我必是做了很大的坏事。也许,就是将某个本来“走着的”弄成了不该“坐着的”,所以,在业力轮报中,我就成了一个该“坐着的”。

有时我又想,“坐着的”存在不也是一种“替天行道”吗?成了警示世人、宣化“善恶必报”的活生生的教材。如果世人多能读懂,那该多好。

明悟了这一点,就决定了我必须要以一种全新的目光来审视自己的命运,并以一种明智的态度和方式来对待自己的苦难。

                                

4

 

说到苦难,这是每一个“坐着的”心魂相系的“事业”。那可是分分秒秒、点点滴滴都不能含糊而过的承受啊。

就以我为例吧。二十多年来,就象一棵白菜似的被“种”在椅子上,首先受苦的就是屁股。这人的屁股不同于白菜的屁股,白菜的屁股坐在土里就能活命,人的屁股坐在椅子上简直就是要命。大家知道,这树龄是以年轮来计算的,而人的“坐龄”则是以屁股的茧面的大小和麻木度来计算的。而且年深月久的坐下去,这屁股的肉会向上臀“移民”,结果是上臀幅员辽阔,屁股几乎只剩下皮和皮里的骨头。这还不算什么。有些人还会得褥疮,据说苦不堪言。但我却不识褥疮真滋味,这全是老母的功德。但磨砺之苦,我却是领受多多矣,其中滋味,如非亲历者不可言传,有一成语倒可略传一二:如坐针毡。我不知道这世上可真有“针毡”这劳什子,如果有,这发明者可真是损到家了,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然而,这皮肉之苦与精神之苦相比,却又不算什么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拿自杀这件事来分析,有多少人是因为肉体之苦而走上绝路的?这世上的医生之所以不会失业(庸医除外),从另一个角度也就证明了单纯的肉体之苦,人还是有信心去承受的。倒是那精神之苦,不是医药可以解除,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感到无助和绝望,在承受的底线崩溃之后,自以为生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成了可以随便抛弃的垃圾。

然而,人自以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回答的可能只有两个字:欲望。

有人说,人的名字就叫欲望。也有人说,人是欲望的奴隶。可见,欲望在人的生命中占着主导的地位。而细细思量,人的欲望无非三个字:名、利、情。而欲望的实现很大成度上要依赖行动。可问题到了“坐着的”这儿就变的滑稽了:你丧失了行动,却没有丧失欲望。欲望也并没有因你是“坐着的”就对你网开一面。有欲而只能“望”,这是每一个“坐着的”必须面对的痛苦,以及由此衍生的孤独感、恐惧感、虚无感和忧患意识,仿佛寒毒,日复一日的侵蚀你的生命。于是,就有些“同坐”终于忍耐不住,眼一闭,心一横,倒身于绝望的深渊,一缕怨魂飘渺逝去。

                                

5

 

对于这类悲剧,我除了叹息,还要谴责 。佛法以及一切正法中都把杀生视为造大业,自杀也是杀生。这且不论吧,就说你的父母亲人,你对的起他们吗。他们那么辛苦的把你养育着,呵护着,眷顾着,在别人的眼里你甚至是废物、垃圾,可他们却对你不离不弃,倾其所爱,目地是什么?不就是望你“生”吗?

是的,生命生命,只有生,才有命啦。万物之所以有母体,不就是为了“生”吗?这是一切母亲的使命。而这使命,必是秉承了造物主的旨意。造物主之所以创造万物,其本愿即为生,否则,何必造就?即便是安排了“死”,但“死”并不是“无”,“死”也是一种存在,甚至是“生”的另一种方式。而你却把“死”当成了一切的结束,这本身就是不智,是对生命的亵渎与玩弄。同时,你辜负了亲人的养育之恩和造物主的好生之德,可谓不仁不义!难道你不该受到谴责?

再说了,我们的受苦,本来就是我们的自作,哪有欠债不还的道理?愆而受罚,却怨天尤人,指责不公,这种思想不是比“坐”着本身更可怜吗?

所以,不要用仇视和绝望的目光去看待世界。闭上眼睛吧,在内心的深处去作最虔诚的忏悔,那时,你就会大悟:苦难,正是上天对我们最伟大的慈悲,让我们于苦难之水中洗去宿世的污垢,以一个洁净的生命,重新投他仁悯的怀抱。

而重重欲望,其实不就是让我们在收获信念的同时收获智慧吗?

蚕,所以破茧而出,乘风高举;莲,所以出泥不染,驭香远行,这是因为什么?不就是去执的涅槃?不就是灭欲的新生?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走着的”不必自傲;“坐着的”无需自卑。若为欲所制,“走着的”其实你也是“坐着的”;如灭欲而生,“坐着的”你其实也是“走着的”。

说到底,我们要把自己的“坐”当成一种自觉的修为。在人类生命的提炼和升华上,本无形式与本质的区别,所谓大道无形,全在一颗心的自觉自悟。

因此,我相信,只要坚定信念,开发智慧,“坐着的”同胞们完全有能力“坐”出境界、“坐”出风骨、甚至“坐”成不朽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