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心茶  

2010-08-13 12:37:09|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茶 - 灵魂美学 - 灵魂美学的博客

 

    每年的清明谷雨,茶市,便像煮茶的开水一样,开始沸腾。我家自然也不例外,准备联系L,请她代购新茶。L家在九华山麓一个古老的村落里,其地盛产茶叶,而且价钱相对便宜,也许是还没有经商家出名吧。我家每年购茶都需八九斤以上,对我们家四人来说,数量似乎多了些,但没办法,都是茶民,日日人手一杯,一年就不少了。

  最近一位乡下的文友来访,送了一斤谷雨尖的新茶,细头,碧绿,清香,虽算不得上品,却也蕴含着一方水土特有的秉性和韵味,就好比那些散落在民间各地的山歌小调,不能以名曲国粹的高贵登上大雅之堂,倒也飘荡着别样的风流,花儿一样,常开在本土人的嘴上。

  至于我与茶的缘分,得追溯到20多年前,那时我正念初中,因身体不便,中午不回家,由小姐姐送饭来吃,不但是饭,还有一杯用玻璃杯泡好的茶。想必这是父亲的主意,考虑到我活动量少,喝茶帮助消化。父亲年轻时的胃病,据他自己讲就是喝茶喝好的。一开始不太喜欢那苦涩的滋味,但喝着喝着,竟也习惯了,也喝出了嗜好,正常情况下离了茶,虽比不上烟民离了烟,总感觉不太得劲,就像身上少了什么东西一样。特别是写作的时候,这茶就更是活跃思维的激素,就像古时的某些文人,必有红袖侍笔,方可锦心绣口,文思泉涌。

  然而说来惭愧,我与茶虽有20多年的深缘,却没有一篇写给茶的文字。想那林和靖梅妻鹤子,我虽不能与之比肩,但相守这么多年,茶,也应算我糟糠不弃的荆妻了,可林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立节流芳,我又有什么呢?好在我本常人,那就以常人的方式待,说不出风月无边的柔情,索性就把这质朴的情感泡出青碧的绿汁,于有意无意间轻啜慢饮,也是点点滴滴在心头。

  而关于茶的文字倒也常见。从茶的食用价值到经济价值,从茶的历史到茶的文化,从茶山,茶树,茶叶,茶水,茶具,茶艺直到茶道,古今诗文,详尽悉备。最了得的就是那一个字。这对我而言,总有些迷糊,因为在我的眼前嘴间鼻际,茶,只有色、味与香的区别,至少目前还品不出的意味来。我也绝对相信是存在的,人不识道,正如孔子所言道不远人,人自远道,是人自己的问题。再者,道是本于心的,只要心中有道,天地万象,大至洪宇,小到芥末,无不是道,何独茶耶?更遑论什么精茶粗茶?若心中无道,我相信,不管将茶艺怎样表演,茶道如何升华,终是瞎子望天,哑巴打哈,与道无涉。故以为,道在心,然后在茶。

  当然也可以说,品茗是通过技艺表演、环境布置,营造出独具风雅情调的意境氛围,以期开启人的悟性,唤醒潜藏的道心,但这毕竟是一种由外而内的外道,终不如由内而外的觉悟来得彻底通透。

  有道者,饮茶是道。

  无道者,饮茶是茶。

  或许,饮茶是茶,又是至道呢。

  说着说着,似乎就有些玄乎了。且不如搁下手中笔,饮一口茶,然后把目光伸出窗外,看看这饱含雨意的云,云下那剪影般的远山,不禁想:那山上,是否正有披着细雨采茶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