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认识庄稼  

2010-07-06 14:21:29|  分类: 【原创】菜根谭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下的一位朋友来访,带给我一个特殊的礼物——一截芝麻杆。我没想到朋友一个大老爷们会这般的细心,想必是在通电话时,我们谈论他种植的芝麻,见我问些种种相关的问题,于是同情我“轮椅坐家”不能亲见芝麻的模样,就特意掐了一小截正在生长的芝麻杆,好让我有个直观的认识。我为朋友的善心而感动,情不自禁的把芝麻杆凑到鼻孔前嗅着,一缕缕淡淡醇和的清香,就随着出入的气息沁入心脾……就想,若是能站在那芸芸荡荡的芝麻地里,大口大口的吸纳,那该是这样的神醉啊!

因为从没见过,也就不知道芝麻的花原来是白的,而那青嫩的荚,居然象一只只长方多棱的小灯笼,,清纯的光辉,照亮了节节升高的路。朋友说,要不了多长时间,“灯笼”里就结满了黑色的籽粒,那就是芝麻籽。

芝麻籽,我倒是享用过的。母亲做的汤圆里的糖芝麻心,拌菜食用的小磨麻油,这些都是很家常的美味。从营养学上讲,芝麻还有润肺的功能。记的父亲患过肺结核,母亲特意用炒熟的黑芝麻和冬米谷子在石磨上磨出青灰般的芝麻粉,装在一只鼓圆的青花瓷罐里,让父亲每天清晨锻炼回来后用开水冲食。当然,我们这些子女也就跟着沾光了。

家里的芝麻一般是不用买的,江北农村的大舅每年都种收一些芝麻,来我家的时候都会带几斤来的。

但我确是从来没有见过芝麻的样子,就象我虽会说“芝麻开花节节高”,却不知道芝麻究竟是如何开花?开什么样的花?又是如何节节高的?

其实又何止是芝麻呢?就象我一日三餐,但我真正认识一穗稻吗?虽然天天吃着菜肴,但我真正认识一棵菜吗?

是的,我不认识。我从来就没有亲手种植过哪怕一棵庄稼。

我是一个被庄稼养活却不认识庄稼的人。这绝不是先哲们所谓的“人造于道而相忘于道”的意思,那是一种溶于道的归真境界,而我的这种情形仿佛这是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让我象一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整天大手大脚的花着父母的钱,却不知道这钱是从血还是汗里来。

可我真是一个被庄稼养活的没心没肺的孩子吗?不,我不是!

尽管我知道这种对庄稼的无知,并不能取消我享用庄稼的资格,但我总觉的那应是我生命中一个不小的缺憾。

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缺憾呢?我却又说不明白。

我只知道,在文学阅读中,我是特别喜欢那些散发着庄稼气息的文字的。那些文字们,纯净的象露珠,结实的象籽粒,有着五谷的香色,更有着土地的静深。它们是长着根的文字。它们是文字的庄稼。而在这些文字的背后,该是一个多么滋润的灵魂啊。

是的,懂得庄稼的灵魂,本身就是一棵庄稼了。他的根永远驻扎在土地的腹中,汲取土地的原汁,聆听土地的胎教。岁月的风只能吹走他生命的影子,但吹不走他的生命。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但我认为:人,应是一棵会思想的庄稼。我想这种比喻更贴切,因为人与庄稼的关系本来就是那么的贴切。

一棵思想的庄稼,根柢下必须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即使这块土地是贫瘠的、板结的、充满了痛苦的沙砾,我们也必须要以根的视觉,在土地的深处,找到自己生命的内核……

于是,我也豁然明白了我的缺憾所在:是的,我没能通过庄稼而领悟到天道的至近至远。我本应该是“造于道而相忘于道”的,这也是庄稼之所以养活我们的本意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