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聆听地魂  

2010-07-31 09:18:37|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很少看小说了,特别是长篇,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兴趣。原因亦不在我 ,恰恰是现今充斥于图书市场和刊物版面的小说败坏了我的胃口〔当然也有少数精品〕。对于阅读,我是个口味比较叼的人。然近日读了一部二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地魂》,着实让我解了一次馋。

小说如厨艺。一个好的厨子,首先要善于择菜。作者之所以选择了“土地”这种菜,想必是有了一种特别的烹饪新意。毕竟“土地”这道菜炒的人多了,如果你炒不出新鲜来,那可是吃力不讨好,何况还是长篇这么一大“锅”。要想平中得奇,必须独具慧心,方臻上品。而从事实来看,作者已然得其真味。

土地的存在,从来就不仅是物质的,也是哲学的。作为物质的土地,她是载育万物的根本;作为哲学的土地,她是生化之德的象征。而作者显然是把她视为神圣伟大的生命作为整个小说的精神视点,从而提出一个善待土地和皈依土地的哲学命义。在这一命义的观照下,小说里的人物,主要情节,甚至语言风格,几乎就成了表现的喻体和手段了。

这部小说是以主人公方中文与樱桃、梅影两个女子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结构全篇的。方中文是一个具有高中文化学历的农村知识青年,他对生长于斯的这块土地应该说是怀有深挚的感情,但是,处于社会变革时代,他又向往一种脱离土地的城市生活。这一内在的矛盾与冲突,充分体现在他对待爱情的态度上。尽管同村女青年樱桃对他爱的一往情深,忠贞不渝,而他却是貌合神离,心中一直恋着高中同学即那个叫做梅影的城市姑娘,并终于下定决心,对樱桃不辞而别,去追寻他的梦想。也许有人将方中文的此一抉择看成是薄情负义的不德之举,那就是浅见了,其实质内涵应该是一个现代生命对农业文明与城市文明的取舍。而樱桃和梅影则是这两种文明的化身。樱桃的勤劳、质朴和坚贞,即是农业文明的喻征;梅影的浪漫、理想和物质,即是城市文明的喻征。两者都有一个美丽的外表,而内质殊异,这也是造成方中文第二次作出抉择的决定性因素:毅然离开梅影,拥抱樱桃。这显然也不是简单的回心转意,应是主人公对农业文明的精神回归,是土地之灵对他生命的感召,使他最终要把自己的命运交付土地,实现应有的价值。

由此而观,方中文这个形象,集中体现了作者生存向度上的土地情怀、社会理想和哲学思辨。

当然,小说中还塑造了一系列的人物群像,若按道德评判标准,可将之分为三类。慈悲高尚的李老太,儒雅中正的方大千,正直耿介的胡老信,把田地当成命一样侍侯的陈老实,他们代表的是一种正价值;弄权专横的徐有根,通奸负义的王毛伢,好色藏奸的顺子,以给别人戴绿帽子为荣的二秃子,他们代表的是一种负价值;至于象王乐天,王矮子,大海,胡新龙,杏子,荷花等人,代表的是一种中性价值。这三类人物,从他们自身显示的价值来看,就象田里生长的稻子,有发育完好的饱粒子,有内里败坏的瘪粒子,有营业不良的半粒子。那么从小说的内涵来说,这三类“稻子”表现的不仅仅是自身的质量与个性,更是一种象征。饱粒子吸纳的是土地的精华,体现的是土地的精魂,与土地的本质是一种同构关系;瘪粒子虽然也生长在土地上,却接受了歪风邪气之侵,辜负并亵渎了土地的养育之恩,是对土地的叛逆;半粒子良莠各半,与土地之魂若即若离。

为了使这三种象征意义表现得更加充分饱满,富有张力,作者将小说设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中期。在这段时间里,中国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中国经济体制由集体制向私有化过渡,经济模式也由农业经济向商品经济转型,这也必然关系了土地命运的一次影响深远的转折。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小说中表现出来的人物和发生出来的事件,就凸显了一定的历史意义。在这方面,作者提出了一个在今天看来很有些社会学研究价值得问题,即在新的历史时期,在特定的地域内,土地承包责任制对农业经济的发展以及对世俗伦理形成的某些弊端。特别是在小说的后面写到的私有企业对土地的不合理的侵占,对矿产的开采,更是不容忽视的生态问题。当然,作者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既是本着文学的使命,更是本着对土地命运的关怀。毕竟,土地是我们的生存之本,依养之母。土地的命运,就是我们自己的命运。如果我们对自己的命运都漠不关心,那么,“人”的定义就是一个莫大的荒诞。所以在小说的结束,方中文情不自禁的跪在母牛石上,双手合十,虔诚祈祷:苍天啊,请保佑土地吧!

说到这里,不的不说一说小说中设置的一个至关重要的“眼”,即灵异的母牛石和通灵的大成和尚。我之所以说这个“眼”很重要,是因为它作为小说的精神视点,统摄全篇,形散而神凝。母牛石的声音就是伟大的土地的声音,之所以大成和尚能够知音,其实是寓意了一个终极主题:只有深具神性的生命,才能真正懂得土地!

至于小说的其它艺术特色也颇为不俗。作者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对家乡农村生活有着深厚的阅历与体验,再加上他的诗人天赋,所以整个小说是在一种诗意的语境中,画卷般缓缓展开。那些呼之欲出的人物,那些生动鲜活的方言,那些独具皖南风情的农事活动及民俗文化,都被作者营造和渲染的如临其境。是啊,这些人与物,就是土地上的花儿,他们的芬芳就是土地的芬芳,他们的美丽就是土地的美丽。

所以,我们应该去爱!我们必须去爱!

如果一定需要理由,那就让我们五体投地,聆听土地的灵魂吧……

                                                 

2007922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