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生日心语  

2010-06-29 16:44:31|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日心语 - 灵魂美学 - 灵魂美学的博客

  

 

1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有一盘插着红烛的蛋糕为我布置幸福的光影,也没有朋友们为我唱响“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有的,只是这孤清的冬夜,只是这窗外一钩无言的残月,还有这冷冷如水的月光漂泊着我伶仃的身影……

其实,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今夜不都是这样吗?我从来就不向任何人包括家人提起我的生日。以前我觉的象我这样的人刻意过生日,无异于自寻烦恼,就象揭开麻木的伤疤审视伤口。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会遗忘,让生命的河从岁月的河床里无声无息的流过……

然而,我还是没能忘记,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分明看见生命之河顺流直下,与我回溯的目光訇然相撞,激越的浪花扑我的心里,震撼了我久已沉寂的灵魂,并将所有的伤口赫然涮亮……我想,我何不就此审视一下自己的生命历程呢。

2

 

那一年前的今夜,在一间破败寒冷、芦席作壁的茅屋里,在母亲阵痛的呻吟中,曾祖母用她那饱经沧桑的手掌把我引渡到这个人世。我仿佛听到曾祖母兴奋的叫了一声:又是一根顶梁柱!母亲苍白如月的脸盘便在煤油灯昏暗的光影里露出欣慰的笑容。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曾祖母那把被酒火消毒过的剪刀剪断那根生命的脐带时,我便冥冥中接受了一种注定——这个世界用残缺和痛苦接纳了我。

我哭出了第一声,哭出了对生命最初的知觉,也哭出了生命不幸的前奏。

但我还是应该感恩上天,赐予了我一段朦胧无知的生命历程。我象所有的婴儿一样,吮吸着母亲甘甜的乳汁,沐浴着家人疼爱的阳光。我人生的履历在此页写着“幸福”。后来我想,如果在那时,一场重疾或事故夺走我的生命,对后来的我而言,应不失为一种幸运。但命运却偏偏拉着我稚嫩的小手和日渐清醒的目光,一步一步,走痛苦的深渊……

 

3

 

命运是什么?伏尔泰说:世上没有命运,一切不过是考验、补偿和惩罚。但我却要说:一切的考验、补偿和惩罚,正是命运!

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分明感到在我的头顶之上,视线之外,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着我,将我的一切定位在一间暗如囚牢的斗室里,一张被皮肉磨的光亮的木椅上。高远的天,广袤的地,生生万物,与我只隔着一扇窗,一道门,虽在咫尺,却似天涯……

痛苦是什么?痛苦就是面对着想要得到的东西却永远也得不到的感觉。它象沙砾,一点点磨砺着你的心志;它象磐石,榨干你的血肉与情感;它又如药似酒,使你的灵魂麻木如死……

……总是在别人睡着的时候醒/总是在别人笑的时候哭/懂得爱情,便是懂得/水与火,永不相容/……

这是我曾经对自己生活的写照。多少回,当看着一张张同龄人的面孔闪耀着健康的骄傲的光泽,一个个以“人”的姿态、心态享受着高山流水,日月星辰,风花雪月,逸兴豪情……我就躲自己内心的黑暗里,一遍遍的问自己:你是什么?你还算不算一个人?这时,就有一个阴冷的声音回答我:你只是一个啜饮着父母的血汗苟活于世的寄生虫!你是生不如死!……顷刻间,我所有的理智和尊严被这隆隆的声音碾碎了,我几乎要疯狂起来!我想到了死亡,觉的那是世上唯一的公平。

 

4

 

然而,我终于没有疯狂,也没有死亡,我守着一颗残破的心活了下来。就象一个溺水者抓住一根漂木,我抓住了一支笔,正是这支笔,使我泅渡到另一方彼岸。在泅渡的过程中,我逐渐的领悟到,我应该活下来,因为生命是唯一属于我的东西,我没有理由也不甘心把它当着草芥一样随便抛弃。其实,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幸运儿,即使是一个不幸的人。生与死的真正区别也绝不仅仅是以心脏的跳动与否为标志,更取决于精神、思想和灵魂!

思想的门锁一旦打开,灵性的阳光便醍醐灌顶的照彻心底。潇洒的一挥手,我甩掉自卑的黑衣,让它飘落昨日的风里。

记不清撕毁掉多少张稿纸,撕毁对自己的不满和失败。如果说从事文学创作是寻找自我的精神家园,那我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开掘灵魂的莽原,用血与泪点燃文字的火把。但我认为值得。我应该放歌赞美,因为我毕竟找到了一种生存的方式,我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表达了生命——其实人类的生存何尝不是如此!我因此珍惜每一个小小的成功,如同珍惜从痛苦的煤里提炼出的火的光明与幸福!

于是,我更紧的抓住这支笔,它是另一个“我”。只有胸口尚存一丝气息,我就不会放下这根生命的策杖,我要让它标树成一个“人”的证明!

 

5

 

回顾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岁月,我感觉最大的愧疚就是对不起我的亲人。其实,一个人的不幸岂止是他(她)自己的?就象一块冰,它所波及的寒意远远超出了它本身的范畴。大累莫如情,大苦莫如心。这么多年来,我就象一个沉重的阴影,一个无形的桎梏,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忘不了那个冬季的阴晦的下午,多喝了点酒的哥哥悲悯的对我说:每当看到和你一样大的小伙子个个都那么活蹦乱跳的,我就想到了你,我的心就象刀割的一样……说着,他竟然哭了,流出了一个男人从不轻易流出的泪水。但我没有哭。我不能哭。我只能强忍悲痛,用拙劣的言辞安慰他,说我这样其实也挺好,如果我是个正常人,说不定会走上邪路。哥哥却说:我宁愿你这样!

也忘不了5年前那个暮春时节。姐姐听说她暂住的那个地方有一个土郎中能用中药治我的病,便立刻把我接去了。在治疗阶段,怀孕的姐姐对我无微不至的照料。教务缠身的姐夫隔一段时间就奔波几十里地照配方抓药。然而一个月的治疗未见效果,我只有回家了。父亲来接我的那天中午,姐姐在房间里给我收拾衣物,竟压抑不住的哭泣起来,顿时,泪水也一下子象决堤的洪流,从我的眼里夺眶而出,我连忙掩饰的低下了头……

是的,今生今世,我是忘不了这两幅情景的,它们就象一双眼睛长在我的生命的记忆里,默默而苍凉的将我注视,同时也照亮了我的信念。

最对不起的,还是我那可怜的父母。想我在襁褓时,他们望着自己的骨肉,想象着长大后会怎样的出息如何的优秀,象勋章,象太阳,成为他们的骄傲。然而,他们长大的儿子给与他们的却是终身的痛苦、遗憾和累赘。反而是他们对自己的儿子表现的那么伟大,那么的让他们的儿子愧疚终身!

自从病残以来,母亲用她的生命之火点燃我的生命之光;用她满脸的皱纹,谱写我生命的青春篇章。而如今,她就象一株走黄昏的暮柳,渐渐的已驮不动生活的风风雨雨和我沉重的年龄……

而父亲,就象一口沉默的潭,用他那曾经被肺结核病菌侵占过的胸膛埋葬着深深的痛苦和无奈。今年2月份,当化验结果得出父亲患了淋巴肿瘤时,举家陷入了莫名的忧惧之中。那天早晨,父亲在给我穿衣时,我忍不住的哭,父亲也忍不住哭了,他说他并不害怕死亡,人终有一死,他最放心不下的是我。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父亲哭。也是我们父子第一次相依着哭。幸而苍天有眼,悯恤生灵,经过多次化疗后,父亲终于化险为夷,度脱病魔。出院的那天,父亲拖着孱弱的身子,找了好几家商厦,想为我买一辆轮椅,但还是没有买到,他感到很遗憾。

而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生在这样的家庭,是我不幸中的万幸。

                              

6

 

是的,我是万幸的,当我一开始接触大道真理的时候,我就庆幸我是万幸的。同时,我也就豁然明白,我之所以身魔苦难和生在这样的家庭并从事写作,这都是我的助缘,让我在报偿生命的因果和宿世的善缘之中,开启心智,等待缘线,从而得以返本归真,使生命得到根本的救赎。

生命的历程,其实就是一个结缘和了缘的过程,而总有一个最后的大缘来将生命度化,回归我们初始之地——那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园。

所以,我想,我此生的生日,不过是我无数轮回中的一个生日而已,就象我这一世的亲人,不过就是我轮回中有过的无数亲人中的其一。而我真正称上生日的,应该是我认识大道真理的那一刻,也只是在那一刻,我的生命才可称的上是真正的永恒之生;也正是在这一刻,我生命流程中的每一世生日,才显示出应有的本义。

    那么,此刻的我孤独吗?那么,此刻的我寂寞?不,我不孤独,也不寂寞,我分明感受到我正坐在仁慈的光辉里,看天花缤纷,听仙乐缥缈,聆颂歌恢宏……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