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魂美学的博客

让在浊风俗雨中渐渐锈蚀的灵魂鲜活起来,一起寻找清莲盛开的圣地……

 
 
 

日志

 
 

黑幕不揭,我死不瞑目!  

2010-11-07 08:47:29|  分类: 【原创散文】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题目是一个人亲口说的话,他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我是在网站上看到的,当时我心头一热,简直想流泪。是的,在如今,能够出自肺腑说出这样话的,我想天地都会为之动容。这个人是谁?他叫戴骁军,《西部时报》记者。他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原因是他冒着如果被发现要曝光,就算矿主不打死我,那些假记者也会打死我(戴原话)的生命危险不懈的揭发真假记者在山西洪洞县煤矿领取封口费的丑恶事件。揭露的后果如何?我想还是引用戴骁军自己的话会更为直观:“这几天很多莫名其妙的电话打过来,我一接,对方就喊:姓戴的,你小心点!我来不及回话,那边就狠狠挂断了,这是恐吓。我两部手机都被打爆了,他们居然找到了我家的固定电话,成天打,一天平均十几个,弄得我寝食难安,原本安宁的家庭生活现在一团糟。我儿子刚满9岁,上小学四年级,现在我每天准点接送他上学放学,怕路上遭到不测。我现在面临的压力之大,你很难想象。”是的,我确实很难想象,在当今所谓的民主法制社会里,揭露真相为什么就这么难?我甚至一步想象,在实际中,已有多少因揭露真相而遭遇了不测的人?或者说,已有多少揭露真相者和真相一起被黑暗的巨手闷杀了?如果那些冤魂确凿是存在的,那么,与之相比,戴骁军似乎至少在目前算是个幸运儿了。但是,“死罪”尚未及,“活罪”却难逃。整篇采访,我相信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戴骁军内心的煎熬、紧张和颤抖。这完全可以理解,英雄也有常人心,他自己也许是不怕事的,但他有妻子,有儿子,还有患癌症的老母,有他至亲至爱的人,他们是他生命的一个很大的部分,他必然要为这个“部分”负责。

写到这里,我觉的很有必要再引述戴母的几句话,她听说了儿子的事情后,摸着儿子的脸流泪说:“孩子,我了解你,按你的想法做吧,但一定要注意安全。”这几句话也许不能写历史,但是我觉的它和历史上岳母在儿子背上刺下的“尽忠报国”四个字同样光芒万丈,震古烁今!然而,我却希望这样的话,不应该仅出自一个母亲之口,因为戴骁军所做的,是一件维护公理、弘扬正义的壮举,功在社会,利在人民,所以,我觉的这句话也应该出自于人民,特别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之口,而且内容要变动几个字,那就是:“孩子,我们了解你,按你的想法做吧,我们保证你和家人的安全。”但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网民的少数同情之外,我没有看到广大的声援,特别是来自政府有关部门的安全保证。也许,这只是我个人一厢情愿、甚至是不识时务的苛求。这也就罢了,最令我不解的是,当戴骁军把实拍的照片和纪实稿件发到直播客网站以及其他的全国各地的网站、论坛时,均遭到了不容分说的删除,问及网站负责人,答曰:来自“上面”的压力,不的不删。这其中戴骁军还遭受了莫须有的谣言和反诬。我就不明白,这个“上面”究竟指谁?是谁,能够让网站、而且是山西省以外全国凡是被戴骁军发帖的网站如此畏惧丧胆?

在采访文章的结尾,戴骁军说了这样的话:“所谓四十不惑,如今我已42岁,仍然有很多疑惑。一方面,我个人生活清贫,对生活别无所求,只想安定。另一方面,我和别人又不一样,性格犟而独立,且有理想主义色彩。现在我还没精力想以后生活应该怎么办,但不变的是,希望社会能更纯净、更公正……”在这里,我注意到了一个词语:理想主义色彩。这也使我想到了一本书——《真相再报告:与18位中国知名记者对话》。该书编著者在目录中对记者的使命和职责做了四句话的归纳:“追寻理想、拷问真相、守望良知、我在现场”。而受访的18名优秀记者正是用自己的生命践行、注释着这一神圣的命题,虽然他们只是中国优秀记者族群的一小部分代表,但他们用热血燃烧的理想之火却激励每一个记者,为中华民族的文明程,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于是也就有了戴骁军的铮铮誓言:黑幕不揭,我死不瞑目!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